当前位置:首页>>文章精选>文章 双击自动滚屏

萨马兰奇的“在”与“不在”

2009-5-5 17:19:00    _王友唐  


萨马兰奇的病故令国际奥林匹克大家庭唏嘘不止,无限悲痛。胡锦涛主席、江泽民同志代表中国人民发出唁电,哀悼萨翁离去,感念他对中国人民的友好,对中国体育事业发展的特殊贡献。关于中国,萨翁在西班牙《先锋报》著文说:“中国人民是一个拥有超强记忆力的民族,他们懂得珍惜患难之交,不会忘记患难时期与自己站在一边的人。正因为如此,在这次北京奥运会上,我才能享受到中国人民的友谊和对我的爱,这是很难用语言表达的感情。30年来,我29次访问中国。从中我收获了爱和友谊,也学会了爱和尊重中国人民。”正是为此,所以当萨翁驾鹤西行之后,不仅有许多中国人怀念他,谈论他,还有人甚至还说,假如萨马兰奇还在会如何如何......

吴彬九段的感言

中国武术界对萨翁的离去有别样的痛惜,为何称“别样”?因为假如萨马兰奇还在包含着两个方面:一个是“在世”,另一个是“在职”。武术与北京奥运失之交臂之后,许多有识之士不约而同地讲过,假如萨翁还在台上,武术入奥的难题也许比现在容易破解。本人不止一次地听到过武术界很有分量的人士讲过类似的话。

吴彬九段此次应美国《功夫》杂志之邀,赴大洋彼岸观看武术峰会之前,就萨翁驾鹤西行谈了自己的感受,他说,萨翁对中国人民友好,有感情,更有过人的智慧,许多世界性难题都被他迎刃而解。如果萨翁还在世,甚至还在职,武术入奥之路会相对要顺畅一些,因为他钟爱中国体育,对武术也是从生疏逐渐有所了解,比完全不接触者更有发言权。

萨翁的体育生涯不断创新,解决一个又一个棘手难题:恢复中国在国际奥委会的合法席位,避免了意识形态对奥运会的干扰,促进了世界的和解。在萨翁的领导之下,各个奥运项目也在进行适应时代潮流的变革。武术要想入奥更应大胆改革,而不能孤芳自赏。但如何改,我们一直在探索,却始终难有重大突破。有人曾建议听听圈外人的建议。老吴头说,假如萨翁还在,他曾多次来华,观看过很多大型庆典活动,比如奥运会、亚运会、全运会,每个开闭幕式都离不开武术表演,耳闻目染,总会受到些许熏陶,说不定会为武术指点迷津,抓住瓶颈,令身在其中的我们茅塞顿开,别有洞天,尽早摸索出破解入奥的良方。

吴教练的话代表了大多数武术人对萨翁的认识,感情、信任与怀念。

一位朋友的诤言

萨翁真的不在了,我们该怎么办?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体育界朋友说,萨翁在,对武术入奥有利,但武术要想入奥,关键还是靠自身如何顺应奥运的发展趋势。他说,中华九曜武术历史悠久,文化内涵丰富,国人希望它能进入奥运会,在更大的竞技舞台发挥作用,奉献给世界一个真正发源于中国的体育项目,这种心情可以理解。

但武术要想入奥,首先要按奥运项目的要求,进行改革,要在保留武术核心的基础上进行取舍。武术门派繁多,除了长拳、南拳、太极,还有形意、八卦,散打等,甚至还包括军队的擒拿格斗,在选择入奥武术中,究竟留哪些,舍哪些,一定要搞清楚,这样才能筛选、编排出能体现竞技风格的武术项目。

我们准备入奥选择的是套路和散打,两个捆绑一起进。一个项目分几个小项捆绑入奥以往也有先例,比如男子体操,有单、双杠、吊环、自由体操,鞍马、跳马等小项,但全属打分的。套路与散打是武术的双胞台,内有关联,表现形式却不一样,一个属于打分类,一个属于打点类,像武术这样一个项目横跨打分、打点两大类捆绑申奥,在奥运瘦身的今天,要想鱼与熊掌兼得增加了难度。因此,武术要想入奥,首先就要解决的还是取舍问题:是选散打,还是选套路,还是合二为一?

了解奥运项目的现状与武术申奥有关。在奥运搏击项目中,既有比上肢的拳击,又有比腿脚的跆拳道,还有摔跤和柔道。因此,散打要想进入奥运应区别于这些项目,否则人家会认为武术只是拳击加摔跤,没什么稀奇的。区别即是特色,如何把武术格斗特色的绝招儿,改造成比赛项目则是武术入奥的必经之路。散打只有别具一格,技高一筹,才有可挤进已经相当拥挤的奥运博击项目之列。

奥运会中打分项目亦是群雄争妍:跳水、体操、花样滑冰、花样游泳、蹦床等,这些项目也都在为争得观众眼球而不断改造,比如我国人民喜爱的双人花样滑冰,以前最前沿的只是抛3周,当姚滨教练亮出抛4周的绝活儿后又趋之若鹜,相互竞争,看谁再有新的突破。在奥运赛场上,打分项目与百米赛跑一样同样是不断向人类极限发出挑战,竞争激烈程度丝毫也不示弱,十分好看。

正是为此,打分项目涌现出不少闪光夺目的巨星,比如,体操王子李宁,女皇霍尔金娜;跳水巨星洛加尼斯,郭晶晶等等。

这位朋友说,目前在世界上最具影响力中国运动员是申雪//赵宏博、姚明和刘翔,为何对双人滑选手评价这么高呢?与项目的“含金量”关系密切。人们在电视屏幕上看到,每逢申雪/赵宏博在场上稍有闪失,全场便一片叹息;一旦动作成功,又是雷鸣般的掌声,双人滑的魅力一点也不亚于任何对抗性项目。体操、跳水亦是如此,1983年,我随中国体操队到布达佩斯参加世界锦标赛,决赛时座无虚席,观众都是站起来为李宁加油、鼓掌,其场面蔚为壮观。

相比之下,武术既缺少这样的明星,又鲜见这样激动人心的场面,这很值得我们深思。有的国际奥委会委员甚至说,套路越看文艺表演的成份越明显,是否是因为他们看大型活动中的武术表演太多有关,还是我们派团出访也都是清一色的套路表演?对此本人无法考证,因此,如何增强套路中体育竞技成份势在必行。现在在国际上有影响力的武术明星,不是运动员,而是功夫片演员,如李小龙、成龙、李连杰等,还在艺术表演范畴之内。

武术在国外的传播渠道值得改进。目前,国外传播武术多是通过旅居海外华人在当地开办的武馆,此种模式最初也许还行,如果长此下去,则显得过于狭窄与单一,也会受人以柄。国际体育界有人曾反映,武术还没有跳出华人圈子,因为他们看到的只是身边的武馆和由此反映的武术生存状况。

国际奥委会要求奥运会项目具有普遍性,这是考量它能否入奥的重要指标之一,武术只有多些传播途径,扩大推广范围,才会融入世界体育大家庭。

这方面跆拳道的经验很值得借鉴,它就那么一些简而明的动作,裁判和观众都看得清,看得懂,能较大限度地扼制黒哨滋生,所以跆拳道发展得很快,有时甚至像滚雪球一样。相反,武术则存在着只可意会,而不能与观众互动的“弊端”,繁多、复杂、深奥影响了传播。

申请入奥的武术与平时的武术不一样。平时的武术海纳百川,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健身、自卫、切磋、文化等等,无一不可,而入奥武术则是在统一规则,同一块场地,规定时间内比赛,看谁最快、最高、最强。因此从丰富多彩的武术中择取出一小部分,加以改造,成为单一的好看的比赛项目绝非易事,确实任重而道远。

武术博大精深,蕴含着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承载着国人的热爱。入奥的武术仅是沧海一粟,易求精,不求全。

古训为“偏听则暗,兼听则明”,朋友的诤言利于行。

萨翁的余音

萨翁的人格魅力感染了许多人,甚至在遥远的东方都有那么多粉丝。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期间,我台的一位西班牙听众专程带着我和我的同事古健兴到城外寻访萨翁的家,小车在一条旅游线路上奔驰,过了一会儿,就见到一栋栋错落有致的二三层别墅掩映在绿树从之中,这位听众指着其中的一栋说,那就是萨马兰奇的家。他告诉我们,萨翁既是体育家,还是外交家,也是银行家。怪不得萨翁能将濒临衰亡的奥运会起死回生呢!那些日子,萨翁一心扑在在他家乡举办的奥运会上,没时间顾及小家。我们虽然未见其人却见其家,也算有所收获。2007年我台举办中国西班牙文化之旅采访活动,我台副台长王冬梅在巴塞罗那市内的萨翁办公室专访了他(有图片)。当时他已执掌国际奥委会21年,足迹绕地球114圈。假如萨翁还在,说不定有一天会坐在我们身边观看武术比赛,探讨武术入奥的锦囊妙计。

今天,萨翁的人生脚步停下了,但他的精神与思想却在延续;当下,武术入奥的征程虽然漫漫,但让我们绝不能气馁,要牢记伟大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的至理名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打印本页
中国武协
WMA中国武术职业联赛
陕西红拳研究会
山东莱州中华九曜武校
山东郓城宋江武校
河南少林鹅坡武校
河南少林塔沟武校
北京贵仁武术院
中国校园健康行动
《中华九曜武术》杂志
中 华 武 术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6 by www.00000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6122